新型强迫症:网络社交时,必须用对“的得地”吗?

08/26/2021 0 条评论 67 次阅读 0 人点赞

新型强迫症:网络社交时,必须用对“的得地”吗?

你在日常线上对话中有没有经历过这样一些时刻:看到别人“的得地”使用不规范就很难受,并会忍不住指出对方的错误。

如何区分这三个字的用法?的确成了一些网友特别关心的问题。网上有一句流传甚广的话,那就是用这三个字造一个句:我家的地得拖了。

在知乎,还有用户专门讨论“的得地”规范使用的必要性、“的得地”的用法有何区别等问题。

新型强迫症:网络社交时,必须用对“的得地”吗?

图片来源:知乎


本期全媒派(ID:quanmeipai)将从沟通场景迭代和打字工具变化的角度出发,讨论为什么越来越多人会用错“的得地”?与此同时,一些网友为什么会产生所谓的“的得地”文字洁癖?
新型强迫症:网络社交时,必须用对“的得地”吗?
用错“的得地”的一个技术原因

全媒派此前讨论过很多关于线上交流的特点,比如语言通货膨胀一句话分几条发不使用标点符号或者滥用标点符号等,而这些特点都是基于一个新的交流环境:碎片化。

正如麦克卢汉所说,媒介即人体的延伸,延伸意味着截除。传播语境的碎片化打破了传统的话语交流模式,相比于过去,线上交往的沟通更讲求短平快,在这样的即时即刻的沟通状态下,错字或别字成为了一种被允许的存在。

排除部分网友无法分清“的得地”正确用法的主观情况,在讨论“的得地”误用时,除了关注现有的碎片化交流语境,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于我们正在使用的拼音输入法

德国媒介理论家基特勒曾经探讨过打字机对人的影响,他以尼采的文风变化为佐证——早年手写时期的论著多为长篇大论,晚年转用打字机后文字短小精悍。基特勒引用了尼采的话,“我们的书写工具也参与了我们的思维过程”,结合打字机的作用与意义,如终结男性对文字书写的垄断格局,指出“媒介决定了我们的状况”。

相似地,拼音输入法作为我们线上交流的重要媒介工具,影响并改变着我们对“的得地”乃至其他同音别字的使用习惯。

新型强迫症:网络社交时,必须用对“的得地”吗?
当使用拼音输入法时,我们思考并录入的是声音符号,而非汉字符号,这一方面导致了网络语言更接近于口语而非书面语,[1]同时也降低了对用户的书写字形的能力要求。于是,面对同音不同形的“的得地”时,“快速表达”比“准确表达”更契合网络语言的交流环境。
更何况,有些拼音输入法提供了自动匹配和快速生成的便捷输入方式,却并没有为用户提供自动纠正“的得地”使用错误的功能,在输入法工具的屡屡默许下,打错“的得地”只是一种讲求沟通效率的无心之失。
新型强迫症:网络社交时,必须用对“的得地”吗?
怎么缓解“的得地”错用带来的不适感?

如果误用文字只是无心之失,为什么有些网友会这么较真,还冒着被批情商低或被嘲无趣的风险,在社交媒体上指出别人的错误呢?

美国社会心理学家费斯汀格在1957年提出了“认知失调理论”,该理论认为,个体的态度和行为是相协调的,当二者产生出入时就会导致认知失调,进而带来紧张的不适感,这种不适会驱动个体解决认知上的矛盾。

换句话说,对于规范使用“的得地”的用户而言,当网上冲浪时发现某位网友混淆了“的得地”的用法,他们会产生不解和不安的情绪,并促使自己做出某种行动来重新实现认知和谐

按费斯汀格的说法,有四种方法可以缓解认知失调:

(1)改变认知。较真的网友会直接留言评论,指出对方网友的“的得地”使用错误,以期对方能够纠正错误。

(2)增加新的认知。当看到越来越多的网友不重视“的得地”的正确用法,甚至听说语文教材要取消“的得地”的使用规范,本热衷于纠错的用户会认识到网络用语不必较真,忽视网友的误用。

(3)改变认知的相对重要性。比如对使用方有不同标准:普通网友可以用错“的得地”,但官方文件或者宣传用语则必须认真遵从汉语使用规范。

(4)改变行为。看到含有“的得地”的文字时不再有强烈的纠偏意识,即自己也加入误用行列。

不过,改变认知常常比改变行为容易,试图改变他人的认知更比试图改变自己的认知来得轻松,对于一直规范使用“的得地”的用户来说,纠正他人的文字错误是一件轻松愉悦且正当合理的事。
新型强迫症:网络社交时,必须用对“的得地”吗?
现在有没有区分“的得地”的必要?

在讨论必要性之前,我们需要先达成关于语言作用的共识。书面语言作为一种文字符号,在传播过程中搭建起传者与受众之间的关系。按符号学奠基人皮尔斯的话来说,无论是发送者还是解释者,其主要作用都是对符号文本进行意义的阐释与再生产。[2]我们对“的得地”字意的了解程度与使用规范,直接影响了我们对同一文本的理解

以袁哲生在《寂寞的游戏》里描述捉迷藏快乐的一段文本为例,如果将当中的“的得地”故意写错:

“当扮鬼得同伴处心积虑的想找出我们,我们却在黑暗地角落里蜷缩着身体,紧绷着神经,盯着向我们寻来地同伴时,我总是感到自己深陷在一股漆黑得幸福之中无法自拔。通常,在这段游戏中最静谧、最美好地时刻里,我会轻轻的从裤袋里搜出一颗压的皱皱得糖果来,剥进嘴里,再用那把油亮亮的小刀把糖果纸切成雪花般的碎片,一面品尝烟消云散得滋味,一面咀嚼糖果地甜美。”

错用“的得地”导致了语序混乱、词不达意等问题,消弭了读者与作者之间的意义连接,阻碍阅读的流畅度之余,也削弱了中文本身的美感

因此,正式出版物对于“的得地”的使用应该保持必要的严谨,出版社也有编校流程进行把关,错字别字基本不会出现。

新型强迫症:网络社交时,必须用对“的得地”吗?
但在社交媒体上,情况可能又会有很大的不同。内容生产的主体由专业创作者泛化到普通个体,内容生产呈现随机性、碎片化、自我式把关等特点,用户自我生产的各种内容往往不聚焦于文字细节,而是希望快速便捷地传达。

这些相对不那么正式的传播场景里,对“的得地”的区分似乎不需要过于严苛。“的得地”的错用行为并非传播的重点,自我纠错与自我把关变成了一种传播者的自发行为

当然,信息传播是有惯性的,当习惯了“的得地”的混淆使用,可能会影响到人的正式表达,原本是为了图方便,最后真的无法区分了。为了避免遭遇这种尴尬时刻,我们在随机使用“的得地”这样的衔接字时,最好可以下意识地想一下,究竟哪个才是对的。
【今日互动】

大家平时打字的时候会注意区分“的得地”吗?有没有必要对“的得地”等易混词进行区分?欢迎在评论区与我们交流~

参考链接:

1. 王小英.网络媒介、输入法与文化表征——文字符号学视野下的网络语言透视[J].广西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5,36(01):142-145.

2. 赵星植.论皮尔斯符号学中的传播学思想[J].国际新闻界,2017,39(06):87-104.

 

新型强迫症:网络社交时,必须用对“的得地”吗?

新型强迫症:网络社交时,必须用对“的得地”吗?

新型强迫症:网络社交时,必须用对“的得地”吗?

新型强迫症:网络社交时,必须用对“的得地”吗?
新型强迫症:网络社交时,必须用对“的得地”吗?
新型强迫症:网络社交时,必须用对“的得地”吗?

加入Zpodcasts寻找你喜欢的独立播客:zpodcasts telegram 

zpodcasts

这个人太懒什么东西都没留下

文章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