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巨头大腿,我们还有机会吗?

09/09/2020 0 条评论 20 次阅读 0 人点赞

为中国商业新生代做最好的音频内容

抱巨头大腿,我们还有机会吗?

主播丨 Richer,大观资本北美首席代表

嘉宾丨钱慰祖(Jeff Chien),Plug and Play 全球副总裁、中国合伙人



出海企业「走出来后」经常有一个挑战——在海外市场遭遇大 BOSS,一些细分行业如汽车、日化都被世界五百强中的国际巨头高度垄断。


一方面,这是创业公司面临的挑战;但另一方面,「巨人」的存在,为许多企业「站在巨人肩膀上」提供了可能。

 

本期节目的嘉宾是 Plug and Play 全球副总裁、中国合伙人钱慰祖。Plug and Play 是硅谷著名的风险投资公司,是 Google、PayPal、Dropbox、LendingClub 等企业的早期投资者,他们持续在全球与大企业一起看不同领域的项目。


抱巨头大腿,我们还有机会吗?

钱慰祖 Jeff Chien

Plug and Play 全球副总裁、中国合伙人


我们将和 Jeff 从大企业智库的角度,聊聊出海企业如何差异化地创新,如何了解并运用巨头生态、给自己加上新一级「火箭助推器」?

主要话题

[02:31] Jeff 给潘石屹拎过 4 年的包? 

[03:51] 寸土寸金的硅谷大学路演变史 

[05:29] 租下 165 号的创业公司都改变了互联网 

[09:43] to C 企业找 YC,to B 企业找 Plug and Play ?

[14:19] 进入某个地域的前提是与 5 家当地大企业合作 

[15:33] 项目介绍最重要的是什么?

[17:25] 进入中国的第一步是和大地产公司合作

[19:26] 一款听歌识曲软件如何得到奔驰的青睐

[22:42] 企业对出海后的期待值不能太高 

[24:44] 出海合作是循序渐进的过程 

[28:04] 技术只是一部分,还要有国际化视角 

[33:40] 国内企业缺少的几个国际思维

[38:01] 来硅谷取经的日本大企业



访谈节选


这是「到海外去」第二季付费节目的第 8 集。


以下仅为音频内容的部分文字。


关于 Plug and Play 访谈的更多精彩内容,比如 PnP 如何从风险投资转变到专注大企业生态、项目介绍的重点,出海公司可以借鉴的国际化策略和视野、如何选择项目落地的城市等等问题,欢迎在喜马拉雅等平台付费收听完整版。


抱巨头大腿,我们还有机会吗?

爱发电

抱巨头大腿,我们还有机会吗?

Himalaya

抱巨头大腿,我们还有机会吗?

Patreon

抱巨头大腿,我们还有机会吗?

蜻蜓FM

抱巨头大腿,我们还有机会吗?

喜马拉雅


到海外去:请您介绍一下您的经历以及 Plug and Play 的主营模式和业务。

 

Jeff:大家好,我是 Jeff。我出生于台湾,成长在美国,大部分的工作经验都来自在中国和硅谷的积累。


小学时我们全家从台湾移民到了 Palo Alto,即硅谷所在的地方。大学毕业之后,我先在商业银行工作了一段时间,先后就职于花旗和汇丰。


之后在中国待了 9 年,在香港做一些资产管理的工作(asset management),包括参与安邦和华尔道夫酒店的早期并购。之后我加入了 SOHO 中国,给潘石屹做了三年半的特助,俗话讲就是「拎包的」。任职期间参与了 SOHO 中国在纽约的一系列资产管理项目。


2017 年左右,我回到硅谷,开始涉足早期创投领域。目前我的业务有两个方向:


一是帮助中国许多大企业和项目对接 Plug and Play 的海外资源;


随着中国技术领域的发展,中国在国际上也越来越被视为创新技术的起源地,所以我的另一个方向是帮助国际企业对接中国公司的项目,资源整合和创新生态系统。


到海外去:作为一家传奇的硅谷投资公司,我们都知道 PnP 起步于硅谷大学路的房地产投资,可以请您简要介绍一下当年的历史吗?

 

Jeff:PnP 创始人 Saeed Amidi 很早移民到硅谷,他的背景比较特殊,他的家族在伊朗革命前是伊朗「四大家族」之一,伊朗的几个核心产业都由四大家族控制,因此他有很好的资源财产积累。但在 1979 年伊朗革命之后,他们全家就移民到了 Palo Alto,即斯坦福大学所在的城市。


他们做的第一笔生意,就是在 Palo Alto 大学路上购入地产。虽然现在大学路是 VC 的大本营,风投林立,但早期并没有现在繁荣。所以他们有机会买入大学路上的很多不动产。


高晓松在优酷的新节目《探世界》里就讨论硅谷的生态提到过两家公司,一家就是 PnP 和它的发展故事,第二家就是 TikTok(字节跳动)。

 

那 PnP 是先从地产起步的,为什么会进入创新早投这个行业呢?


1997 年,有两个小伙子找到了我们的创始人,说他们想做一家搜索引擎公司,公司成长非常迅速,不到三个月已经从两个人发展到十五个人,他们现有的工作场所已经无法容纳下所有的员工,所以这两个小伙子希望租下这栋房产的二层。


1997 年的时候还没有一家搜索引擎能够做到一家独大。当年我还是学生,在做报告的时候都会在不同的搜索引擎上搜索。


我们的创始人虽然对技术不太了解,但他慧眼识人,在这两个小伙子身上看到了前景和未来。所以他就把大学路 165 号二层租给了他们,并且允许他们用股份来置换半年的租金。


抱巨头大腿,我们还有机会吗?

● 165 University Ave. 图片来源:42floors.com


后来这家公司花了不到 3 个月的时间就从一个 15 个人的团队增长为了一个约 50 人的团队,之后规模进一步扩大,两年不到就从这里搬走了。我想大家也猜得到这个故事的主角就是现在的 Google 。


抱巨头大腿,我们还有机会吗?

谷歌早期员工在 165 号楼前。图片来源:bizjournals.com


之后这栋楼还有一个幸运的故事。两年后,也就是 1999 年,另外一家大家耳熟能详的公司 PayPal,其创始人 Peter Thiel 和 Elon Musk 也来到了这里。


PayPal 是他们早期的第一个项目,1999 年 PayPal 还没有被 Ebay 所并购,当时可以说是全世界范围内第一批做虚拟支付和线上支付概念的公司。他们也找到 PnP 的创始人 Saeed Amidi,同样想租大学路 165 号二层。


因为大学路就在斯坦福大学旁边,所有创新创业的人才和资源都聚集在这里。


抱巨头大腿,我们还有机会吗?

● PnP 创始人 Saeed Amidi. 图片来源:www.inc.com


我们的创始人在 1997 年尝到了甜头,所以这次也是以一模一样的形式将 165 号租了出去:我可以不收你的租金,但是你要把 PayPal 少部分的股份给我。

 

从那之后,PnP 就开始了在硅谷的风投积累。现在我们算是一家硅谷老字号的 VC 。每年由我们带头的 250 个项目,当中有 150 多个在硅谷,剩下的分布在中国、欧洲、南美等地区。

 

到去年为止,我们一共参与了 14 家独角兽公司的投资,大学路 165 号也变成硅谷的观光胜地,这里号称是全硅谷最幸运的一栋楼,除了 Google 和 Paypal,后来还有四家独角兽公司从这里发展起步。


到海外去:PnP 现在如此成功,一是因为经历了从风投向大企业生态的模式转变,另一个是走向世界。全世界 15 个国家 30 多个城市都有你们的足迹,那 Plug and Play 是什么时候开始从硅谷走出去、迈向国际化道路呢?

 

Jeff这个问题我会从三个维度来进行介绍,同时也会分享一下在这过程中一些大企业目前全球化创新的需求。

 

我先从美国企业的角度讲起。我们最核心、也是我们最骄傲的合作伙伴是戴姆勒-奔驰,同时它也是我们早期的合作伙伴之一。很早以前,全世界就把硅谷看作是创新圣地,我们很容易就会看到各式各样的企业的研发中心。


戴姆勒在硅谷的很多研发项目的对接,都是由 PnP 来牵头的。前期合作的比较顺利之后,戴姆勒就把全公司最大的创新平台 STARTUP AUTOBAHN 交给我们来运营......


了解更多内容,欢迎付费解锁。



抱巨头大腿,我们还有机会吗?

后期  迪卡普里鑫 饶梓君| 运营  Akida |编辑  A & 小雅


抱巨头大腿,我们还有机会吗?

扫码添加出海小助手

社交媒体@声动活泼

「寻找海外新机遇」


 往期节目 


▷ 07. 打入海外的中国瑜伽 APP ,如何炼成全球 5000 万粉丝?

▷ 06. 要不要到美国建个厂? 

▷ 05. 「后疫情时代」的非洲出海指南

▷ 04. 进击的有声书——内容出海的深度本地化范本

▷ 03. 疫情和「逆全球化」双杀,跨境电商如何从生死线到机遇

▷ 02. 视频内容出海怎么做,YouTube 播放超 200 万的他有话说

▷ 01. 第二季试听福利 | 封禁 59 款中国 APP,印度出海何去何从?

▷ 00. 来来我是一颗菠菜

加入Zpodcasts寻找你喜欢的独立播客:zpodcasts telegram 

zpodcasts

这个人太懒什么东西都没留下

文章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