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可以 我想要上传意识

09/15/2020 0 条评论 14 次阅读 0 人点赞

点击蓝字,关注我们

如果可以 我想要上传意识

///本期播客推荐

每天的新闻似乎都在“迫不及待地”、加速地展现人类社会的两面性。马斯克直播发表Neuralink脑机接口的重大进展,接下来他们会将这个设备植入人体。不管你是兴奋还是忧虑,人类总是坚定地抱着好奇心走向未来,推动技术应用和科技发展。而另一方面,我们总是在不停地讨论“异化”。就像《人物》杂志并不那么直接地指出困在“系统”里的外卖员工——只要你还记得这个系统,其实是人创造出来的。本周我们来听听几期聊科技的播客节目。///


如果可以 我想要上传意识 

如果可以 我想要上传意识

電腦植入人腦,即將實現?!

博朋友說


如果可以 我想要上传意识闲聊类,无收听门槛

听10分钟你就能感受到主持人葛如钧对于科技的狂热兴趣(尤其是用1.5倍速播放的话)。在节目里他情绪高昂、语调欢快,吐槽也很有节奏感。虽然都是就科技新闻聊科技话题,但并没有什么收听门槛。

在这一期马斯克新闻相关的内容里,嘉宾指出虽然Neuralink这家公司说自己是第一个做脑机界面的,但实际上已经有不少科学家早就在这方面有相关进展了。主持人于是告诫大家不要被“嘴炮大王”欺骗了,Neuralink股价170美金又怎样(笑)。他们讨论现实在某种程度上是大脑创作出来的拟真世界,而大脑有时候为了效率会制造出一些错觉,比如看到人脸图形就会自动把它想象成是凸的。主持人立刻表示自己对大脑很生气,“谁说脸没有凹的,外星人的脸不就是吗”(笑)。总之你可以想象得到一名台湾播主说话的语气。


虽然本期主题是Neuralink脑机界面,但他们会通过很多业界、科学界的实际案例来展开,畅聊意识实验为什么必须在人身上做,脑机界面的植入方式又有哪些,对马斯克预言人类语言在10年后将会被淘汰的看法。神经科学家Edward Boyden曾经在TED上展示过一只可被电脑无线操控的真实老鼠,在嘉宾的解释下可以很容易理解原理:从视网膜上找到感光分子,把其基因通过病毒等形式植入脑中任何想控制的区域,然后通过光照启动此块脑区以激发行为。但相比这种基因转植的方式,往脑内植入芯片式的东西更容易被批准。这也是为什么商业公司Neuralink在朝这个方向开发设备的原因。


最后主持人问到,如果到未来真的能够植入芯片似的东西,你会使用吗?嘉宾认为需要在风险和竞争之间做一个平衡。我想说,如果是我,会的。

如果可以 我想要上传意识


如果可以 我想要上传意识

不过如此 or 不止如此:我们可以被还原为大脑吗

神经漫游


如果可以 我想要上传意识专业硬核


尽管在现实中我们对脑机接口因未知而抗拒,但在小说影视作品里——《神经漫游者》、《黑客帝国》、《攻壳机动队》,通过脖子后面的接口以意识进入虚拟世界的这种画面,我们并不陌生。《攻壳机动队》结尾,素子选择脱离自己那仅有人脑未被“义体化”的身躯,将意识融入了无边无际的信息网络,这对人类来说是前所未有的体验。

像《上载新生》那样,上传意识活在数字世界在理论上是可行的吗?神经漫游》的这期节目集中讨论了连接主义——一种人工智能实现方式——的历史和理论基础,以及人类对意识的认知局限,和科学家们为什么要在连接主义的方向做出努力。


连接主义是从生物学的角度研究生物产生智慧的方式,它认为大脑本质是一个神经网络,智力则是这种网络的整体呈现。连接主义人工智能通过设计模仿神经元的计算单元和算法来实现。这是一种比较偏向于还原论的观点,也就是一个复杂实体可以通过拆解元素来进行理解和描述。那么人的意识也像一栋大楼一样可以还原成神经元及其之间相互连接的关系吗?这仍然亟待进一步研究。节目里做了一个很形象的比喻,将神经单元构建出来的网络比作河床,而意识就是流淌在其中的河流。即便能够模拟出这样的神经网络连接组——河床,那就一定能创造出奔涌的河流吗?


在这档由神经现实团队(非营利性科学传播组织)出品的播客节目里,相关领域的老师和学生专注于讨论神经科学与认知科学的内容。尽管团队表示希望在这个节目中传达趣味、连接大众,但实际上节目内容还是专业性较强,夹杂着英文和不少专有名词,推荐给对这个学科真正有兴趣的人收听。

如果可以 我想要上传意识

如果可以 我想要上传意识

用手機點個Uber Eats,也會造成社會「加速」?

星箭廣播


如果可以 我想要上传意识社会角度观察

这期节目的播出时间是在9月2日,从对疫情期间外卖行业的观察出发,聊到了“社会加速”。几天之后《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被社会热议。


花5分钟下单,等半小时送达,外卖员在路上“驰骋”的画面成为高速发展人类社会的一种外在表象。同时,相比于传统的工作方式,这种依托平台的商业模式让外送员不再需要进公司工作,失去了某种归属感;顾客与店家也越来越缺乏直接接触,消费空间产生了变化。因此这个节目从更宽泛的社会理论讨论这种现象所指代的异化问题。


也许能解决一个迷思:为什么科技提升了效率,但人却并没有变得更轻松?节目嘉宾提到学者Hartmut Rosa的理论,科技加速、社会变迁加速以及日常生活加速三者紧密联系,科技加速并没有带来生活上的轻松,因为社会也同步加速了。


所谓“加速”并不只限于速度上的加快,也强调完成某一过程的方式发生了改变。通过外送平台,买菜做菜的过程被省略掉了;多出的时间可以用来完成其他事情,效率提高了,即使用户使用的初衷并不一定是图快——这也是标题所说的点餐也让社会“加速”。


此外节目还提到另两种“加速”理论。Paul Virilio 于1996年提出科技帶來的加速会取消物理空间,每个人都是插着线活在虚拟世界,不再出发和达到,因为我们永远“在此地”,成为一个身体终端机。而Judy Wajcman的理论基于Hartmut Rosa之上,进一步讨论了不同群体的“加速”,比如不同阶级、不同性别。

如果可以 我想要上传意识

如果可以 我想要上传意识

不適切的評分系統如何影响食物平台外送员?以及你、我?

科技 x 社會 x 設計


如果可以 我想要上传意识设计角度观察

同样一个问题,存在各种讨论的角度。「科技 x 社會 x 設計」更关注从设计的角度考量我们面临的问题。


这个社会里评分系统无处不在,从对服务的评价到对创作作品的评定,我们生活在一个由1-10的数字定义的世界。尤其是薪水取决于工作效率的时候,我们就不自主地想要加快速度。当这种评价系统又加持在速度之上,一种紧张的生存张力就产生了。


主播着重提到了系统评定机制设计的不透明会带来的问题。比如用户理解的分数含义与平台的定义不一样,5分制的4分也许在消费者来看已经足够高了,却可能会让平台的商家、司机、外卖员失去更多的机会。当不知道具体的评判标准时,也许就更无法把服务质量提高。节目中谈到的Airbnb研究报告具有一定指导性意义:评分系统机制必须设计成有一定不透明度以保持公平,但又不能过于复杂难以理解;同时系统需要排除屋主不能控制的因素,比如房屋位置,让租房的人更关注人为可以提升的因素。


进而主播反思了一个更重要的问题:为何需要评分系统?她认为对一个播客节目来说,听友评分不应该被视作唯一指标,也不能简单粗暴地只被评为1-5分。回想这一生中经历的各种“分数”,其实评分系统一直在影响你的行为。但这是值得的吗?这个节目当然不在于给定论,而是要引发对日常生活的思考。


#番外


往期,我们推荐过美团在今年2月出品的一档叙事类播客《骑手FM》,欢迎回顾如果可以 我想要上传意识

如果可以 我想要上传意识


另外,如果你对编程、区块链和科技趋势感兴趣,这里还有3档话题较为集中的播客节目。


如果可以 我想要上传意识

如果可以 我想要上传意识

如果可以 我想要上传意识

题图来自
TED Talks
"How close are we to uploading our minds?"

|||


#本期互动话题

你愿意意识上传吗?

欢迎在评论区留言评论,或者分享你最近听过的相关播客。
「Just播客厅」致力于为你提供节目推荐等任何播客相关的有趣内容,后续我们还将打造更丰富的内容形式。如果你有任何想法或者投稿,也可联系我们contact@justpod.fm。

如果可以 我想要上传意识

播客一下公众号:justpod

微博@播客一下

Newletter:tinyletter.com/JustPod

网站:justpodnews

联系我们:contact@justpod.fm

欢迎留言与我们互动

帮我点个“在看”吧

加入Zpodcasts寻找你喜欢的独立播客:zpodcasts telegram 

zpodcasts

这个人太懒什么东西都没留下

文章评论(0)